首页 开局赠送天生神力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十八章 武道之秘与养筋汤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回到家,将门小心锁好,走进厅堂。
  小弟听到门响,第一个冲了出来,看见是林末,欢喜地围着林末转。
  林末咧开嘴笑了笑,大手放在其小脑瓜子上,轻轻摩挲了一下,将烤串递给他,随口问道,“爹回来没。”
  “回来了回来了,现在还在吃酒呢,我知道是你,放下碗就出来了。”
  林殊翻来覆去地瞧着手里的油纸包,闻着香味,有些想拆开,但又怕林末说的样子。
  “就是给你买的肉,进去让姐姐给你打开吃。”林末又好气又好笑地按了按林殊的脑袋,没好气道。
  “哦,吃肉了!吃肉了!”林殊一听眼睛都亮了,将油纸包高高举过头顶,欢呼着往屋里跑去。
  如果说这段时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,在林末看来就是弟弟变得更活泼,姐姐变得更爱笑,一家人都在家。
  这是他想要守护的,也正是他想要的。
  ‘不过自己还是不够强啊。’
  林末摸着自己比磐石还坚硬的胸肌,想着如今诡谲多变的形势,忍不住暗道。
  通筋境之后是炼骨,今晚应该就能将周身大筋练圆满,到时候十二条大筋接连一体,真正的劲力整合,实力必然会有一个不小的跨越。
  ‘到时候或许就会少一些无奈了吧。’
  林末想到前几日大禅寺山腰与他对拳的,疑似炼骨境的武夫,将其两拳击毙后,拳骨竟然有些麻了,如若再来数位,十位敌人,一齐围攻,他是否还能将其一一击毙,苟且活命?
  林末神情凝重,他不敢去想。
  使劲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,勉强挤出一抹笑容,他高兴地走进屋。
  “回来了?怎么大晚上买这些,吃着一点也不健康。”林母看着林末进屋,眼睛一亮,但嘴里可没歇着,埋怨道。
  林末笑了笑,摸了摸后脑勺,一副犯错了的模样,也不争辩。
  “吃饭没?”林母紧接着问道,没待林末回答,便起身拿起本就准备好的碗,“再吃点吧。”
  “呵呵,方才在许氏吃过了,还是许氏家主请我吃的,吃是吃饱了,可看见娘做的饭菜,又馋了。”林末一屁股坐下,从打开的油纸包里抽出一把烤牛肉,放进姐姐林芸的碗里,道。
  “就你会说话!”林母一把将填得满满的一碗饭放在林末面前,嫌弃地看了林末一眼,嘴角微微勾起。
  “我要吃肉,要吃肉。”
  小弟林殊在那叫,随便抓一把,抓起一串腰子往嘴里塞,惊得一旁的林芸一把夺了去,放到林父碗里,“这个你可吃不得。”
  气得林殊嗷嗷大叫,等到嘴里塞进一串五花肉才消停下来,转而破涕为笑,惹得桌子上所有人捧腹不禁。
  ........
  吃过饭,林母和姐姐林芸负责洗碗,弟弟林殊跑后院去玩了,林末和林父搬了把椅子坐在院子里吹着风。
  “今天晚上许国文请你们吃饭说了些什么?”林远山手持蒲扇,扇着风,问道。
  林末翻看着前几天从许如意那得来的戊土灵身,津津有味地看着,心中不时模拟,听林远山说道,一愣,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经过都道了出来。
  林远山听后点了点头,从椅子下拿出自己珍爱的烟杆,又从怀里取出一个小锦囊,里面挑出几根烟草,点燃后深吸一口,慢慢吐出一个大白的烟圈。
  “许国文这个人很不一般,十数年前许氏并没有这么豪横,宁阳真正做主的是周胜军,王氏,许家甚至都算不上氏,毕竟县豪都谈不上的家族,何以敢称氏?”
  说到这,林远山语气都有些不屑,可后面顿了顿,“所以说这家伙是个人才,上任后励精图治,敢于改革创新,直接将许氏药学一脉与许氏分开,创立许氏药馆,由家学变公学,绝大多数武功秘藏,药理秘本不再藏私,借此出了不少人才,待到王氏反应过来却为时晚矣。”
  “如果真这么简单,为什么王氏不照猫画虎?一样创立个王氏武堂?”林末反应很快,一下子想到了问题根本,有些疑惑道。
  林远山白了林末一眼,“你怎么知道没有?不过只是招收的与王氏有关的子弟,像如今许氏一样,毕竟这模式好归好,要是自家没有镇得住场子的角儿,反而容易尾大难去,被反客为主。”
  “所以这种由家族建立宗门的路子好是好,世上那些大宗古派都是这般来的,可其背后的家族远不是像许氏,王氏,”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