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开局赠送天生神力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七章 团聚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上午练完武,下午照常识药课,最近几天主要讲授的是各类药材的采摘方式,以及如何在不损伤药材的情况下移植,保存。
  一到这个时候到后院,总能看见一群大老爷们拿着个小锄头埋着头,撅着屁股蹲在那,东挖挖,西挖挖。
  老师傅们则站在身后,一边指点,遇见闹心的崽子,不时持着柳条抽打教训,一个个高耸着屁股,打起来倒也方便。
  为什么实操课增多,听李元则他们说,好像因为药馆山里采药人手最近有些不足,他们这群学徒得提前顶上,正好算作识药课评判。
  当然具体规则谁也不知道。
  识药课结束,后厨分发口粮,林末便收拾东西往家的方向走去。
  最近宁阳城人口明显增多,都是来自城外,据说因为最近有一道山贼逃窜到了这宁阳境内,唤作黑山匪,烧杀抢掠只道是寻常,城外稍稍有关系的,如今都往城里赶。
  林末避开人群,速度不慢,顺道准备去买点熟食。
  走过几条小街道,来到家名为“李猪肉”的熟食店。
  这家店是沈彻推荐的,猪头肉做了十几年,味道很不错,此时门面上都有不少人,店面摆着四个大盆,卤猪头肉,卤牛肉,卤鸭,卤大肠,都卖的没剩多少了。
  三五个伙计正在店里看得见的地方卤明天用的肉料,好不忙碌。
  林父比较喜欢吃卤大肠,弟弟林殊则喜欢啃卤鸭,想了想,索性每样都要一点。
  接过大肠和鸭,正准备回家,只见街道上人流忽然又多了起来,而且皆都神情兴奋,彼此一言不发,往同一个地方走去。
  人群中以老人居多,大都是贫苦人打扮,手里皆挎了个小篮子,行色匆匆。
  “伙计,这是干什么啊?赶场也不是这个时候啊?”林末好奇地问道。
  伙计眼巴巴地瞧着人群走远,倚着一股子羡慕的语气道,“唉,最近几天不知从哪里来了群大傻帽,在玉林街那边散钱,
  一连好几天,分早课,晚课,只要人去,去就送鸡蛋,大米这些,一天下来家人口粮就有了,你说这群人是不是很傻。”
  语气有些酸溜溜的,要不是今天轮到他当勤,他也去了,据说今天好像还要送肉!天知道是不是真的。
  应该不是吧,米和蛋就够了,还送肉?真是够离谱的。
  林末若有所思,总觉得这些套路有些熟悉,但终究与己无关,提着大肠和鸭,脚步加快,往家赶去。
  回到家,敲门,开门的是弟弟林殊。
  一进屋,林殊就一把抱住林末的腰,脑袋蹭了蹭,然后抬起头,皱着眉,一脸嫌弃地指了指屋内。
  “爹娘回来没有。”
  林殊咬着指头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  林末摸了摸弟弟的脑袋,搂着他走向屋里。
  大厅里林父正和个一脸尖酸模样的肥脸妇人说话,脸上面无表情,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  姐姐林芸坐在另一边,两只手放在膝前,低着头局促不安,林母没在,应该厨房造饭。
  屋里还有个陌生人,是个马脸大汉,穿着身贴身短打,贼眉鼠眼的模样,作恭听状听着林父与妇人谈话,眼珠子却不时转向林芸。
  “爹,回来了啊,这两位是?”
  走进屋,林父明显有些没认出林末,听见林末喊话后活生生愣了两秒。
  好家伙,与上次相比,林末不仅高了一个多头,在充足的营养以及天生神力的加持下,更是壮了不知多少,如今胳臂比林父大腿还粗。
  都能说的上是臂上能跑马了。
  寸头横脸,加上将近一米九的身高,立在那跟座山一样,看着就让人心底发寒。
  “阿末回来了啊,这是你王大婶,这是,嗯,你叫邓大哥吧。”
  现在显然不是问这问那的时候,按耐住一肚子疑问,林父简单介绍了下两人。
  王大婶有些惊疑地看着林末,喉结滚动,“这是小末吧,才多久不见,竟然长这么高了,听说还进了许氏药房?真是有大出息了。”
  “这是你邓大哥,现在在玉林街做事,你们有空可以多亲近亲近。”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