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领主大人何故谋反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二三三章 以父之名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“裂颅之门”是帝都的南大门,也是这座永恒都城四道城门中历史最悠久的一座。
  
  这道城门最为大陆百姓称道之处,在于城门的顶端挂着三颗巨龙头骨作为装饰品。
  
  城门偏左的巨龙头骨,是帝国草创年代的传奇女法师“星之耀”多洛蕾丝·帕帕尼古拉奥,从盘踞于此的一头风系巨龙脖子上摘下来的——如今辉煌繁盛的人类帝都,其原址就建构在巨龙巢穴之上,也为帝都赢得了“卧龙之地”的美称;
  
  最中央的一颗巨龙头骨,是“末日之战”年代,著名的“帝国之光”奥拉夫伯爵手下的史诗龙骑士诺曼,骑着自己的坐骑和一头黑龙鏖战三天三夜之后取得的屠龙战利品;
  
  至于最右边的一颗巨龙头骨,其来源不是别人,正是此前想要把爱丽丝收为弟子的剑圣“雷龙”萨穆埃尔——这位娶了一头龙、又杀了一头龙的传奇猛男老爷子,也把自己收藏的巨龙头骨捐赠给了帝都光耀门楣……
  
  当然,别误会,头骨是他杀的那头龙的,不是娶的那头龙的。
  
  高高挂在帝都“裂颅之门”拱顶上的这三颗巨龙头骨,也就成为了帝国人类尚武精神的崇高象征、以及人型生物征服狂野自然的不朽见证。
  
  不过,“裂颅之门”的名字,跟龙头关系不大,倒是跟人头有关:
  
  自从一位古早年代的帝国皇帝,在这扇当时尚未得名的大门底下被叛军敲碎了脑壳,这个大门口就成为了对首级极度不利的厄运之地——据统计,在“裂颅之门”下遭遇灭顶之灾(字面意义)的达官贵人,已经足有不下二十名之多。
  
  甚至就连兽人历史上最悲催的一任大酋长“耻辱者”古德曼,被帝国军擒获以后,也是被带到“裂颅之门”下用斧枪处以极刑的。
  
  一般来说,外地人来到帝都以后,如果是经由“裂颅之门”进城,都要不断向至高圣神念诵祷词,以求祓除厄运、保证平安;
  
  不过,从地球穿越来的某位霜枫岭领主,肯定没有这么迷信。
  
  和几位家族高层一起排队等着城防军士兵查验车队的时候,夏侯大官人正专心致志地听姐姐讲述着有关伊莎·桑德利亚女伯爵的故事。
  
  目前,他对于这个漂亮妹子的唯一印象,就是“嘴唇很软,唇膏很甜”。
  
  不过无论是卡特琳娜、爱丽丝还是考辛斯骑士长,说起伊莎·桑德利亚这个名字的时候,情绪与其说是愤恨,到不如说是……
  
  畏惧。
  
  听着姐姐卡特琳娜的叙述,夏侯炎才恍惚想起,自己其实是见过伊莎·桑德利亚的。
  
  早在十多年前,生在家族领地、帝国东境圣痕地的伊莎·桑德利亚,就因为兽人发动的攻势失去了父母、也失去了圣痕地的全部土地;
  
  不过五六岁大、只剩下来了一个空荡荡“圣痕地女伯爵”头衔的伊莎,则被桑德利亚家族的骑士们送到了鹰息堡临时寄养。
  
  骑士们当时对鹰息堡公爵发誓说,等到他们想办法收复圣痕地,就会把伊莎接回东境继承领地,但没过多久,这群骑士很快就把小命送在了兽人狼骑兵的刀下,圣痕地的收复也彻底宣告无望。
  
  于是,孑然一身的伊莎·桑德利亚就在鹰息堡住了下来,直到前两年才搬到帝都居住。
  
  如此算起,无论是卡特琳娜还是爱丽丝,其实都算是和伊莎一起从小玩到大的同伴。
  
  反倒是霜枫岭领主大人,从小就被送去学城修炼魔法,上次见到伊莎应该还是小时候放假回家的时候,他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印象。
  
  “那……这么说来,伊莎·桑德利亚不是咱们家的老相识嘛?”夏侯炎愣愣地道,“你们怎么对人家态度这么不善?”
  
  “领主大人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……”考辛斯见卡特琳娜沉着脸不想开口,只得苦哈哈地解释道,“这样吧,我问您一个问题……您猜,在当时的鹰息堡,谁能够在‘大家最不想看见的人’榜单上排到榜首?”
  
  “劳瑞大师?”夏侯炎的第一反应,立刻引起了自家首席法师的跳脚大怒。
  
  “不完全准确。”考辛斯白了劳瑞大师一眼,耸肩道,“劳瑞大师排第三。”
  
  “第二是谁?”夏侯炎问。
  
  “鲍勃·布鲁克。”考辛斯答道。
  
  夏侯炎心说这榜单排得好有道理啊。
  
  “您再猜猜,第一是谁?”考辛斯问。
  
  “不会是伊莎吧?”领主大人张了张嘴。
  
  “完全正确!”考辛斯扶着额头苦笑道,“当初我看着她被送到鹰息堡的时候,伊莎·桑德利亚还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小女孩,想不到没过几年,她就把领地搅了个天翻地覆……”
  
  “不……会……吧……”夏侯炎傻了,“一个小姑娘而已,哪来那么大本事?而且我看伊莎也挺漂亮挺可……呃……挺有礼貌的啊……”
  
  ——察觉到姐姐的危险视线后,领主大人机敏地更正了用词。
  
  “那都是表象!”考辛斯摇头道,“我就跟您举个例子吧……您看伊莎·桑德利亚,现在是不是跟玫瑰花一样娇滴滴的漂亮姑娘?您肯定想象得到,五六年前她在鹰息堡的时候,就已经出落得花容月貌了!”
  
  “是啊……挺漂亮的……”夏侯炎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。
  
  考辛斯骑士长满脸苦笑:
  
  “当时这姑娘不知怎么想的,在鹰息堡门外贴了个征婚布告,说是想要嫁给伊戈尔领地里最勇敢的小伙子……你猜会怎么样?”
  
  “靠,那鹰息堡的少年郎还不都疯了?”夏侯炎哑然失笑,“一个漂亮小美人,再加上一个‘圣痕地伯爵’的贵族头衔……即使头衔下没有领地,那也足够让人趋之若鹜了!”
  
  “对吧?”考辛斯叹了口气,“但您知道,伊莎的征婚布告还说了什么嘛?‘证明自己勇气的方式,就是从城堡最高的塔楼上跳下去’!”
  
  夏侯炎瞠目结舌。
  
  根据他极其稀薄的记忆,鹰息堡的塔楼可有几十米高呢吧?
  
  爱丽丝·康姆斯托克听到这里,也不由得打了个寒战:
  
  “考辛斯骑士长,我还记得那些日子呢,每天清早的塔楼底下,都能发现一串从塔顶傻乎乎跳下来的小伙子的尸体……”
  
  “按说咱们鹰息堡的年轻人也没那么傻,说跳还真跳啊……”考辛斯骑士长叹了口气,“但当时伊莎·桑德利亚好像还派手下的仆役装成追求者煽风点火,领主大人您也知道,年轻人嘛,好面子又压抑不住火气,一来二去就都跑到塔顶跳楼去了……”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