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一胎俩宝,老婆大人别想逃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20章 亏你还记得你儿子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沈蔓歌迷迷糊糊中好像回到了那场大火里,那些绝望的求救完全被大火给淹没了。
  “不要!救命!救救我!”
  她浑身大汗淋漓,双手挥舞着,像个无助的孩子。
  蓝灵雨连忙抓住了她的手,心疼的说:“蔓歌,没事儿了,没事儿了,有我在呢,我在呢,你别怕。”
  虽然她不知道五年来沈蔓歌经历了什么,但是五年前的那场大火整个海城的人都知道。没有人能从那样的梦魇中醒过来的。
  听说那场大火把一切都烧得一丝不剩,熊熊的火焰烧了好几个时辰。
  “疼!我好疼!救救我,我要疼死了!”
  沈蔓歌胡乱的抓住了蓝灵雨的手,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她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那双手上,指甲渗进了蓝灵雨的肌肤里,火辣辣的疼着,却不及心口的疼痛。
  “你到底经历了什么?又为什么要纹身呀?蔓歌,你有太多的秘密自己一个人扛着,你让我怎么帮你呀?”
  蓝灵雨的眸子湿润了。
  她想为沈蔓歌讨回一个公道,可是对方是谁?
  对方是叶南弦!
  海城的太子爷,海城的龙头老大。
  他随便的跺跺脚就能让整个海城的人颤抖了,她这样的小人物又能做什么呢?
  唯一能为沈蔓歌做的也就是为她提供一个住所,尽可能的帮助她一些琐事。
  她能感觉的出来,沈蔓歌这次回来是有计划的,甚至可能还有什么大事儿要办,但是沈蔓歌没和她说,她也不好问。如今看到沈蔓歌这么痛苦的样子,蓝灵雨说不出的难过。
  好不容易沈蔓歌才安静下去,不过眼角的泪水却从来没有断过。她不断地呢喃着,不断地询问着为什么,口口声声的喊着梓安和落落的名字。
  一夜不知不觉的过去。
 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折射进来的时候,沈蔓歌悠悠转醒。
  她看着白色的天花板,白色的床铺,好一会才意识到自己在哪里。
  她动了动胳膊,瞬间惊醒了蓝灵雨。
  “你醒了?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?我去给你叫医生。”
  蓝灵雨还没等沈蔓歌开口说话就跑了出去。
  沈蔓歌有些失笑,不过却能感觉出浑身的酸软无力。
  看来海城还真的和她犯冲,才回来就病倒了。
  医生赶来的时候,沈蔓歌多少恢复了一些体力。在医生的检查下,沈蔓歌已经脱离了危险,不过还是需要吃点药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