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我只想熬死你们,别逼我打死你们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三十六章 老师,老树开花了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三天之后。
  大宁县新任总长到任。
  于此同时,楚宁晋升为新捕头,继续管辖霞峰镇。
  巡捕房双喜临门。
  看着被新任总长赐予捕头令牌的楚宁,台下坐着的捕快们是满脸羡慕。
  这块令牌是他们一辈子奋斗的目标。
  在场捕头神情也是有些复杂,甘桥在霞峰镇吃瘪最后服软的事情,捕快们不知道,他们这些捕头可都打探到了。
  如此年轻的武师,又能压制得住甘桥,大宁县只怕又要多出一个大家族了。
  同是捕头,可却又完全不一样。
  有的捕头,是一辈子到头也只是个捕头。
  有的捕头,捕头不过是一个过渡罢了。
  在场的捕头此刻心里已经想好了,回去就交代手下的那些捕快,不要得罪楚捕头,不然挨了打老子可不会给你们找回场子。
  晋升到了捕头,身上的制服又换了一套,楚宁有些摸不着头脑走出了巡捕房。
  不对劲啊。
  老师怎么没把自己留下,这不得询问下自己霞峰镇发生的事情。
  他也想知道老师是怎么摇身一变成为巡捕总长的。
  教育口子的老师,突然变成了治安局长,这升级也太快了些。
  接下来的三天,楚宁一直待在霞峰镇,也了解到自家老师去了几個镇巡视,惟独没有到霞峰镇来。
  怎么个情况?
  “楚宁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刘教习成为咱们大宁县的总长了。”
  金乐迈进了霞峰镇巡捕房的大门:“你在学堂和刘教习关系最好,这下子算是在巡捕房可以横着走了。”
  楚宁拜师的事情,刘军山没让声张,金乐等人也只知道楚宁经常到学堂找刘教习解惑,但不知道楚宁已经拜师了。
  “你觉得我身为捕头,会不知道这消息吗?”
  金乐一愣,好像是这么个道理,楚宁应该比自己更早就知道了,毕竟刘教习已经是上任几天了,他还是从自家父亲口中知道的,当时父亲询问自己和学堂的刘教习关系如何,他反问了父亲为何如此询问,才知道大宁县的巡捕总长换人了。
  “等等,你成为捕头了?”
  迟了那么一会,金乐才反应过来重点:“你突破到武师境界了?”
  “嗯。”
  得到楚宁确认答复,金乐目光盯着他打量了半响,而后一脸懊悔:“我们这些人中,除了赵钦和唐若薇现在的情况不知道,其他人都落后伱了,果然酒色是练武最大的阻碍。”
  “所以你要戒酒?”
  “谁说我要戒色,嘿嘿,我要戒……”
  金乐幽幽看着楚宁,这人怎么和其他人回答的不一样,这样搞得自己像个傻蛋一样。
  “楚宁,既然你成为了捕头,那我也去巡捕房报名当捕快去,到时候也来你这霞峰镇。”
  上有刘教习,下有楚宁,金乐突然觉得自己当个捕快还是不错的。
  “当上捕快,你家是不是得摆酒席?”
  “那必须啊。”
  “那我当上捕头你们是不是也得随礼?”
  “这是必然的,你什么时候摆酒席?”
  “今天。”
  “今天?“
  一个时辰后,张松和何劲也到了。
  三人看着一桌子的菜,相互对视了一眼,合着这酒席就是为他们三人摆的呗。
  楚宁笑道:“这一桌不止是今天捕头的,还有上次捕快的也一起给补上了。”
  ……
  金乐:“楚宁你最近这么缺钱吗?”
  张松:“你要缺钱我这里还有点可以借给你。”
  何劲:“你要用钱,上次就不用急着还给我们,我们又不差这三百两。”
  楚宁摆摆手,道:“还钱是还钱,随份子是随份子,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。”
  “确实不能混为一谈,只是你这摆酒席都不喊我这当老师的,莫不是对老师有怨气?”
  楚宁话说完,门口传来声音,刘军山迈步走了进来。
  “刘教习!”
  金乐、张松、何劲三人看到刘军山立刻站了起来,别看他们现在已经从学堂毕业了,可见到刘教习还是跟在学堂一样,充满着敬畏。
  不过三人眼中也是有着算是震惊可又不震惊的表情。
  震惊是因为刘教习自称老师,这是收楚宁为弟子了。
  不震惊是觉得想想又正常,楚宁都离开学堂了,还能到学堂来请教刘教习,也只有拜师了才能解释的通。
  “弟子对老师没有怨气。”
  楚宁解释了一句,看着自己老师,他突然觉得老师和原来有些不一样了。
  原来老师较为内敛,还带着一丝出尘的气质,现在似乎有一种回归尘世的洒脱和放荡,那山羊胡子好像也修整了一下。
  这是尊师重道的说法,通俗点就是一个焕发第二春的中年男人,感觉有些骚包了。
  老师在府城去勾栏了?
  楚宁屁颠屁颠的搬来一张椅子,刘军山直接坐下,道:“我这没准备随份子,就这么坐下不好吧。”
  “老师给予弟子的已经够多了,怎能再要老师随礼。”楚宁笑道,心里却是嘀咕:“好不好您不都坐下了吗,老师在府城绝对是去了勾栏,一个中年男人要有大改变,只能是因为女人。”
  升官虽然也可能,但老师如果是官迷的话,以老师的实力早就可以上升了,也不会在学堂待这些年了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