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我只想熬死你们,别逼我打死你们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二十四章 大方随礼的楚宁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大宁县河上画舫。
  大红灯笼高挂。
  那一艘艘画舫里的女人娇笑声让得河水都荡漾开来,传到岸边。
  岸边的男人们更是心挠的痒痒的,迫不及待就想要乘坐小船上画舫。
  一艘画舫上。
  张涛躺在女人怀中,享受着女人喂的点心,女人不时双手抚过他的胸膛,要换做以往他早就一个翻身了。
  但他现在双手被废还未复原,轻易动弹不得,只能一会让这女人伺候他。
  想到这里,他这脑海中便是冒出一道身影,眼中更是有着恨意。
  楚宁!
  若不是他,自己此刻怎么会这幅模样。
  即便伤好了,这辈子只怕也无缘武师境界。
  “二弟,消消气,今天我已经替你出了一口小恶气,那老廖没有十天半个月下不来床,至于那楚宁,他现在风头正盛不好下手,等过段时间,我带着兄弟们去溪尾插旗替你报仇。”
  张涛对面坐着的男子,左脸有着一道刀疤,直接从太阳穴位置拉到下巴处很是吓人,男子一边说话,一边低着头对怀中女人上下其手,引得女子声音不断,画舫周遭河水又荡漾开了一些。
  外人并不知道,张涛和郑杨杰从小就认识了。
  张涛的父亲是一位武者,只是并未突破到武师,在镇上开了家武馆,而郑杨杰早年是跟着张涛父亲习武,比张涛大了五岁,那个时候便是以师兄弟相称了。
  后来张涛的父亲去世,张涛选择加入了巡捕房当一名捕快,郑杨杰则是入了飞虎门。
  两人暗中结拜,一個混白,一个混黑,互相帮助,这也是郑杨杰能够这么快就到了飞虎门副门主的原因。
  “多谢大哥,老廖那边你放心,我已经跟甘捕头打过招呼,巡捕房不会有人替老廖出头,即便有的话,甘捕头也会给按下去。”
  一个无依无靠的老捕快而已,巡捕房那些捕头是不会在意的,更何况还有甘捕头出面。
  张涛会对老廖也怨恨上,是因为他觉得老廖肯定知道楚宁的真正实力,把自己喊去茶楼,不过是想要麻痹自己,让自己轻敌。
  兄弟两人交谈的时候,岸边一道黑影将一根竹子掷入水中,而后一个纵身踩在竹身,借力轻点几下,便是跳到了画舫上。
  “张爷别生气了,这几日奴家手下刚收了几个小丫头,有一个长的很是精致,等过几日调教好,让张爷您先尝鲜。”
  张涛怀中的女人娇笑着,张涛也是哈哈大笑,四人都没注意到,此刻画舫外面有着火光出现。
  几息过去,火势起来,船舱里的四人这才察觉到。
  “着火了!”
  郑杨杰眉头一皱,却并未出去,而是走到了张涛身前,将张涛给搀扶起来,同时朝着两女道:“你们出去看看?”
  “大哥,你这未免太小心了?”张涛笑道。
  这船在河中,若是有人划船靠近必然会有动静,应该就是风大吹倒了灯笼着的火。
  “最近大宁县出了一位神秘强者专门对帮派之人下手,大哥我是小心为上。”郑杨杰低声解释了一句。
  两位女子在郑杨杰的目光逼视下走了出去,可却没有再回来了。
  整个画舫一下子寂静下来,只有大火燃烧木头的噼里啪啦声。
  “果然是有人纵火,是冲着我来的。”
  郑杨杰面色变得难看:“二弟你是捕快,那人不会对伱下手,大哥先走一步,若是大哥留在这里,反而会牵连到二弟。”
  话落,郑杨杰一个纵身直接朝着左侧的木架纸墙撞去,把纸墙撞出一个洞,身形很快消失不见,留下张涛一脸感动的站在原地。
  只是几息之后,张涛听到了自家大哥的声音。
  “你……咕噜咕噜……要是和……张涛……咕噜有仇,张涛就在船上…………”
  声音很短暂,下一刻张涛就感觉船头一沉,显然是有人上了船。
  自己大哥遭了毒手了?
  火焰之中,一位蒙面黑衣男子从前门走了进来,手上提着一具尸体,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结拜大哥郑杨杰。
  “你……是……我不管你是谁,我是大宁县捕快。”
  张涛色厉内荏,看到对方没有理他,突然喊道:“楚宁!”
  然而蒙面黑衣男子并未回答,只是一拳轰来,张涛脸上有着失望之色,他刚刚只是诈一下,如果对方真的是楚宁的话,不可能没有一点反应。
  “我有钱,不要杀我……”
  “杀了我,巡捕房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  张涛也就说了这两句话后就没机会了,突破到武师的楚宁,速度之快即便张涛没受伤都很难躲开,更别说还是受伤状态。
  看着同样成为尸体的张涛,楚宁在张涛身上摸索了一下,摸出了一张两百两的银票,将其给放入自己口袋后,接着又在船舱内也把火给点上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