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我只想熬死你们,别逼我打死你们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八章 一封信的回报
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  楚宁的身体也开始发烫,温度甚至超过了药液的温度,而药液以原来数倍的速度被楚宁肌肤毛孔所吸收。
  这是楚宁以往所没有出现过的经历。
  如此运转了三个周天。
  啪!
  如鞭炮炸响声在楚宁身躯响起,浴桶里仅剩下的药液更是溅出了浴桶。
  骨鸣皮震!
  这是《牛魔劲》进入第三层的标志。
  楚宁从浴桶走出,看着院子里的石墩,目光没有停留在五百斤石墩上,而是直接看向了五百五十斤的石墩。
  双手一抓,直接将那石墩给举了起来。
  五百五十斤!
  在最后两天,他的力气终于是超过了底线五百斤。
  但这并非最大的收获,最大的收获是《牛魔劲》进入第三层后,并不只是简单的增长力气那么简单,他的体内出现了一道热流,这股热流流向哪,哪个躯体部位的力量就会增大。
  “怪不得学堂要求要五百斤,才能够继续入学。”
  楚宁心里有了明悟,前三个月在学堂就是不断的修炼《牛魔劲》突破到第三层,只有突破到了第三层,才能修炼武术。
  刘教习教的应该就是武术了。
  ……
  ……
  三月已满。
  龙王归位。
  歪嘴一笑。
  “所有学员按照顺序进行考核。”
  陈教习的话语让得楚宁从胡思乱想中清醒过来,看着摆在队列前唯一一块石墩,楚宁知道他猜的没错,在这一次考核谁都没法作弊了。
  排在队伍前列的是甲字号房七位都轻松的举起了石墩,接着是乙字号房的。
  乙一的两位学员便有一位失败了。
  失败的学员站在一旁满脸的不甘心,他就差两息就成功了。
  “教习,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这一次一定能够成功的,家里为了我入学堂练武,把所有田地都卖了,我要是失败了,没有脸面见家里人。”
  学员的话让得乙字房不少学员心有戚戚,因为这学员的处境何尝不是他们的处境。
  家里不说砸锅卖铁,可至少也是掏了大半个家底支持他们练武,若是这次淘汰了,确实是无颜回家见父母亲人。
  楚宁能够理解这些学员还有这些学员的父母做出这样的决定,就如八九十年代的大学生一样,只要孩子考上了大学,那就是给人下跪也要借钱让孩子上大学。
  上了大学就意味着脱离了贫困的农村,走到了城市,有着一份稳定而又体面的动作。
  在梁朝,官员的权利要比古代那些朝代更大,毕竟是靠拳头说话的国家,不服气就镇压你,镇压不住就收编你。
  在学堂学六个月,即便不是楚宁这种可以顶职的,出路也要比只学三个月的好上太多。
  可惜的是,陈教习面色没有任何变化,因为这样的场景他们已经见过太多次了,陈教习手一挥,便有杂役上前将那学员给拖走了。
  “我希望你们给自己留一份体面,莫要被丢出学堂,考核继续。”
  陈教习的话让在场还未考核的学员心里一凛,接下来上去的两位考生依然未能通过,不过有先前那位被拖出学堂的前车之鉴,这两人倒是控制住了情绪,默默的回宿舍收拾衣物。
  楚宁前面的是姬洋,姬洋脸上有着自信的笑容,走到石墩前,很是轻松的将石墩给举了起来。
  “楚宁,出列!”
  随着陈教习这话出口,现场所有学员的目光都落在了楚宁身上,虽然每一位上前考核的学员都会受到全场所有人的关注,但这些学员看向楚宁的目光明显多了些不同的情绪。
  对于甲字号的学员来说,楚宁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穷的又不认命的可怜虫,而在乙字号房的学员中,楚宁就是自甘下贱。
  以为给人干挑水的活就能成功了吗?
  太天真了。
  这些人的目光中,以姬洋的眼神最为复杂。
  他和楚宁住在一间宿舍,可楚宁一边装清高不吃他的牛肉,转眼跑去干着下人的活赚取银两买肉,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吗?
  这才是楚宁让他气愤的原因,怒其不争,怒其假清高。
  把自己弄得这么下贱,又过不了考核,等着一会被众人嘲笑。
  楚宁把现场所有学员的眼神尽收眼底,默默走到石墩前,双手握住石墩把手,规规矩矩的将石墩给举到了头顶。
  一息,两息……
  “通过。”
  当陈教习“通过”二字说出,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静谧起来。
  双手负立背后的赵钦眼瞳收缩了一下,随即继续恢复下巴45度角望天的姿势。
  唐若薇大眼睛轻轻眨了一下,这楚宁的表现出乎她的意料。
  张松何劲等甲字房的学员表情却是有些跟踩了狗屎一样难看,一个在他们心中跟下人已经被区别的家伙,竟然通过了考核,成为了他们的同窗。
  乙字房的学员一个个嘴巴张的老大,他们眼中的小丑竟然通过了。
  姬洋:……
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