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我在曹营当仓官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447章 守株待兔?
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  
  正是因为没有得到预想的消息,楚云才觉得奇怪。
  
  他善于一向将事情考虑的面面俱到,原以为马腾和张鲁暗中合作的关系会就此浮出水面,不曾想至今没有收获到任何关于此事的消息或证据。
  
  庞德这时提议道:“将军,这事是真是假,我们暂且不论,末将觉得,小心驶得万年船,如果张鲁当真与马腾有所勾结,眼下我们双方都缺少粮草,马腾一定会向张鲁请求粮草支援。
  
  末将以为,可以提前派兵在汉中往凉州运粮的各处要道派兵驻守,若是运气好撞上张鲁派来的运输部队,咱们还能以战养战!”
  
  一旁的马超顿时来了兴致,同意道:“是啊!要是能把张鲁原本打算运送给马腾的粮草截下来,非得把马腾那老匹夫气死不可!”
  
  稍微一想到能教训马腾出口恶气,马超瞬间精神百倍,再度冲楚云抱拳恭敬请命道:“将军,这件事就交给末将吧,只要张鲁敢把粮草送来,我保证马腾连半粒米都收不到!”
  
  见马超斗志昂扬,干劲十足,楚云本来是不忍心拒绝他的。
  
  但他实在是对马超另有安排,只得否决道:“孟起将军,眼下张鲁与马腾是否真有所勾结,尚且没查清楚。
  
  此事还是交由张横将军先行派兵南下,负责在各个要道、关隘设伏,这种守株待兔的事,何须劳孟起将军你出手呢?”
  
  楚云的意思,是在说杀鸡不用宰牛刀,以马超的本事,拿来去防范于未然,未免太过大材小用了。
  
  尤其是在他已经安排好,让庞德去负责镇守潼关,截击杨千万、阿贵的氐族大军,手上就只剩下马超这张“王牌”可用。
  
  既然是王牌,理所当然就没有这样随便打出去的可能。
  
  听到楚云的话,马超的脸上没有再度浮现出失望之色,反而因此稍微冷静了下来。
  
  他仔细一想,楚云说的不错,马腾到底有没有跟张鲁达成合作,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,自己万一真的去守株待兔,却是在等空气,那反倒是在浪费时间了。
  
  “将军说得是,那就依将军的意思。”
  
  马超顺从地说道。
  
  “那好,张横将军,就此事就拜托你了。”
  
  用复杂的眼神看向张横,楚云无奈一笑说道。
  
  张横明白,楚云这么说不是为了贬低他,只是为了安抚照顾马超的情绪,当即心领神会,点了点头,笑道:“将军尽管放心吧,汉中与凉州之间的关隘,末将与梁兴将军都很熟,此事交由在下一人负责,已经足够了!”
  
  对于楚云能将这种看似简单实则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,张横还是非常希望能抓住机会立功,早日给自己争取到更被信赖的地位。
  
  原因很简单,通过和楚云这段时间的接触,梁兴和张横都弄清楚楚云究竟有可怕了,他们知道继续跟马腾在凉州割据称雄,也只能是一时的权宜之计。
  
  朝廷早晚要被重新一统,他们还不如趁早和楚云这样的大人物打好关系,给自己留好后路。
  
  楚云也看得出,现在的张横、梁兴二人是真的在把自己当做朝廷的将领,而不再是区区一个凉州的军阀。
  
  至于马腾,在见识过楚云的英明神武之后,他们二人就更是看不上眼了。
  
  “好,张横将军出兵后,有任何情况,可以派人快马来报,若需要支援,我定会立刻发兵相救!”
  
  楚云这么说,是为了让张横更有底气跟马腾撕破脸皮。
  
  毕竟,要抢夺马腾的补给,可不是之前相互发兵的小打小闹那么简单。
  
  如果张横当真把张鲁运输给马腾的军粮补给拦截下,等于是企图将马腾置之死地,这生出深仇大恨,可不是以往的交情能填补得了的!
  
  若是马腾经此一役在凉州不失势,定会找张横、梁兴二人秋后算账。
  
  默然看着楚云下达军令的韩遂,心里又开始不痛快起来。
  
  现在楚云在制定计划,已经完全不再过问他的想法,说得难听点,是几乎已经把他当做一个摆设一样。
  
  想他韩遂风光一时,也曾被数十万大军拥立为主,吓得朝野震动,天下人无不胆寒。
  
  他承认眼前这少年人确实有本事,可你再有本事,也总不能对我韩遂视而不见吧?
  
  “车骑将军,各位将军都有军务在身,却不知末将该做些什么?”
  
  在韩遂看来,楚云这种视他如无物的做法,是看不起他的能力,也信不过他。
  
  其实,韩遂完全是多心了。
  
  楚云没有命令韩遂,完全是出于对他的照顾。
  
  而且,楚云一直坚持“强宾不欺弱主”的观点,韩遂虽然现在势力弱小,但也是祖厉城的主人,如果自己对他呼来喝去,加以命令,在旁人看来,既不好看,传出去也不好听。
  
  可惜,韩遂根本没有意识到楚云的这番好意,还曲解了对方的意思。
  
  好在楚云的洞察力异于常人,从韩遂的神情和酸溜溜的语气,他就知道韩遂是想歪了,正在跟自己闹脾气。
  
  楚云心中暗笑,没想到韩遂这样在凉州一时无两的顶尖人物,居然会像几岁的孩子一样,表现出这副为抢占立功机会而争风吃醋的模样。
  
  连韩遂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当他自己冒出这种想法的时候,也就意味着他已经下意识地和张横、梁兴一样,将自己当做是朝廷的一份子,而不是凉州军阀了。
  
  “哦!我怎么可能把文约将军您给忘了呢?正有一件要事,要请将军您出马处理呢!”
  
  楚云赶紧“补救”着说道。
  
  顿时,韩遂的态度产生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从恼羞成怒变成了兴致盎然。
  
  “不知是何事……?”
  
  见韩遂倍感兴趣的模样,楚云差点被逗得当场笑出声,好在他善于控制面部表情,此刻只要要紧牙关,憋着不露出任何笑容。
  
  “将军,咱们且不管马腾究竟是否与张鲁有什么关系,为了安全起见,我们不妨就也用一用这一招!”
  
  “您的意思是……?”
  
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