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我在曹营当仓官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447章 守株待兔?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另一位氐族首领阿贵也在一旁帮腔道:“寿成将军放心,我侄子也参与了此次侦查,我们二人敢拿脑袋担保,潼关的守军确实不过几千人,而且没有做出严阵以待的防范打算!”
  
  同为氐族人,杨千万跟阿贵一个鼻孔出气,大家都已经习惯了。
  
  不过见他们二人嘴上说得这么笃定,众人心想现在大家的利益还是一致的,这份情报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  
  马腾想了一会儿,点头道:“好,二位都这么说了,此事不妨就交给二位,请二位率军前去,只要能夺回潼关,二位就是此役的头功!”
  
  战事胜负尚且悬而未决,马腾就先把大饼给这两位氐族首领给画好了。
  
  “请将军放心,我等一定尽快攻克潼关!”
  
  杨千万和阿贵也不是傻子,既没有给自己限定期限,也没有把话说得太满。
  
  会议就此结束,在目送着程银、侯选、杨千万、阿贵等人悉数离开过后,马玩见周围除了马腾再无旁人,便悄然凑到马腾身前低语着。
  
  “将军,程银、侯选他们二人今日未免有些过分了,这趁火打劫,居然打到了将军您的头上。”
  
  马玩与马腾的关系最为交好,这让马腾经常公开称“我与马玩都姓马,也许五百年前是同宗呢”。
  
  见马玩替自己打抱不平,马腾心中略有些感动,却只是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罢了,这次确实是我太过自信,带着弟兄们干了赔本儿的买卖,他们这么做,也是为了给自己的弟兄们有个交代。”
  
  深知此次失败自己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,马腾也不好多说什么,唯有吃下这个哑巴亏,自认倒霉。
  
  “将军,还有一件事,方才人多眼杂,我不方便多问……”
  
  马玩神秘兮兮地将声音再度压低,小心地环视着周围,在确认门口并无旁人时,才开口问道:“将军,我记得此次咱们汇聚的粮草,并不够支持太久,现在将军又答应要拨出一部分给程银、侯选他们,若是真的满足他们的索求,我担心咱们撑不过下个月……”
  
  这番话,直接戳中了马腾的痛处。
  
  他现在最担心的,也正是这一点。
  
  “这正是我的忧虑之处啊!不过也没办法,你知道,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把大伙的心思聚在一起,人心一散,我等没有退路,唯有死无葬身之地啊!”
  
  马腾故意用吓唬人的语气说着,目的就是为了将马玩和自己绑在同一艘战船上。
  
  其实,除了马腾是真的没有退路以外,其他的凉州军阀们,都是有退路可走的。
  
  如果这个时候,军阀们都选择离开马腾的阵营,归顺朝廷,向楚云投诚,楚云绝对会答应,然后把此次叛乱的全部罪责,都推到马腾一个人身上。
  
  因此马腾只有忍气吞声,先稳住程银、侯选他们,以免他们狗急跳墙,离开凉州联盟。
  
  “寿成将军请放心,无论发生什么事,末将都绝不会背弃将军而去!”
  
  马玩将表忠心的话说得斩钉截铁。
  
  “多谢老弟,不过老弟你说得也对,粮草之事,确实终归还是要去解决才行。”
  
  “将军,之前有传闻说,您与汉中的张鲁之间,似乎存在着某种交易,不知这只是流言蜚语,还是……?”
  
  事到如今,马玩为了弄清楚真相,也不得不直接向马腾开口询问。
  
  这事关最紧要的机密,本来旁人是不敢对马腾直接开口过问的,好在马腾对马玩确实很信得过,才压低声音道:“这若是别人问起,我可不会说实话,但是老弟你问起,我不妨就跟你说说……
  
  确有其事,而且你猜得不错,我正是打算向张鲁请求粮草支援!”
  
  “果然如此!”
  
  马玩闻言先是长吁一口气,可舒展开的眉头还没放松片刻,脸色就又紧绷起来。
  
  “可是,将军,咱们前些日的败绩,我估计已经传到了张鲁的耳朵里,就算张鲁曾经许诺将军回给予您支援,现在您还能否确保他不会反悔……?”
  
  在这个年代,诚信是非常难得的品质,在一方诸侯身上,更是几乎不可能找到这项品质。
  
  先前马腾联军几乎是以压倒性的优势,与韩遂的交战中连战连捷,现在,随着朝廷大军的加入,以车骑将军楚云为首的联军不但实力远在马腾联军之上,而且张鲁的心思始终不在一统天下上,以他的精明和算计,马玩不觉得张鲁会继续把宝压在马腾身上。
  
  听出马玩的顾虑,马腾很干脆的含笑安抚道:“放心吧老弟,我与张鲁之间的合作,可没有外界传闻中捕风捉影所说的那么简单,除非曹操亲自率大军来凉州,否则张鲁不会轻易改变心思的!”
  
  张横和梁兴都没想到,楚云会问道这一点上,他们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,似乎担心楚云会多心,还是没有耽搁太久,就纷纷开始作答。
  
  梁兴是最先开口的,他左手不自觉地抓在右手的手背上,左半边脸的肌肉开始因发愁而变得有些微扭曲。
  
  “将军,关于这件事,实不相瞒,我们也并不知情……”
  
  说完,梁兴就垂下头,用余光胆怯地打量着楚云的反应,似乎生怕这个不尽人意的答案会触怒对方。
  
  一旁的张横也赶紧连连点头,同样用满怀歉意的口吻道:“马腾从来没有跟我们任何人提起过这件事,但我们每个人都听过与此事相关的谣传,不过碍于立场,当初我们谁也不好意思主动向马腾询问真假。”
  
  见二人这般反应,楚云就知道,他们并没有说谎。
  
  那种生怕明明已经说出真相,却生怕别人不相信的神色,已然浮现在张横、梁兴二人的脸上,楚云相信自己是不会看错的。
  
  “看来此事八成也是马腾用来虚张声势的伎俩,他这人就只会用这些歪门邪道的手段!”
  
  马超也和楚云一样,对梁兴、张横二人抱有一定的信任,一者是他最近跟他们二人有过交流,本就同为凉州本地人的三人关系有所拉近。
  
  张横、梁兴已经是真心归顺楚云,归顺朝廷,这一点,马超可以确定。
  
  “行军打仗,我们不能抱有任何的侥幸心理,不过,我前些日子派去汉中的探子在三日前已经回信,称张鲁似乎并没有与马腾合作的迹象。”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