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在美漫当心灵导师的日子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一百五十七章 派对与伞 完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科波特环顾了一周,他先是看了看戈登腰上的枪,又看了看蝙蝠侠周身还没散去的冷酷气息,再看了看自己骨折尚未痊愈、还被绑在病床扶手上的右臂,他叹了口气说∶
  
  "的确是我杀了老伞匠维金,但我不是小偷,也不是强盗,这把伞本来就该是我的。"
  
  伴随着科波特的声音,谜底逐渐揭开。"我的父亲老科波特,曾经是东区四大家族之一科波特家族的首领,那时候,东区还很繁华,四大家族掌控着整个东区的几十条大街,其中最中心的街道,就是现在活地狱旁边的格林大街,我们家的老宅也曾经宽敞又豪华。"
  
  "我听布洛克提起过这段历史。"戈登靠在桌子上说∶"但这和你杀了一个无辜的伞匠有什么关系?"
  
  "无辜?他可不无辜!"
  
  科波特冷哼了一声说"那么,你应该也知道,在几年前,老伞将维金是哥谭市里唯一一个手工伞匠。"
  
  "直到现在也是。"戈登看向席勒说∶"这种职业也不需要太多人,没几个人会花大价钱去买一把手工伞。"
  
  "但那个时候,东区的黑帮老大,都会去维金伞店定制一把手工伞。"
  
  "你们可能觉得,这不过是在追捧手工制品,或者彰显自己的地位….
  
  "不是这样吗?因为手工制品的制作周期长、速度慢、产量小,所以就会被炒出高价,但实际上,它的质量并没比机械生产的产品要好。"蝙蝠侠也把视线落在席勒身y。
  
  科波特摇摇头说∶"你们不明白。""我父亲也去维金伞店定制了一把伞,但那个伞匠违约了,他收了我父亲的钱,却并没按时把伞给他,所以我父亲淋雨,死于肺炎...
  
  "这太荒谬了!"戈登像看疯子一样看着科波特说∶"你该不会说,你杀了伞匠,是在为你父亲报仇吧?"
  
  他伸出手说∶"好,我承认,这个老伞匠收了钱却没按时交货,是他的不对,可你父亲就只等着这一把雨伞??没拿到这把雨伞,就宁可淋雨也不打伞???"
  
  科波特阴沉地盯着戈登说∶"所以我才说你什么都不懂。
  
  "谁说我的父亲出门没有带伞?他带了,但那些伞没有用。"
  
  戈登看科波特的眼神就像看疯子,但科波特却毫不在意,他闭上眼,像是在回忆什么一样,说∶"我父亲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,他调查过这些事,那是一些我无法形容的东西...
  
  然后他睁开眼,笃定的看着戈登的眼睛说∶"哥谭的雨有问题。'
  
  "他是这样告诉我的,当你要准备一把伞去应对哥谭的雨天的时候,那你最好是在维金伞店里买一把,否则就没用。
  
  戈登皱着眉疑惑的问∶"你是什么意思?你是说……只有维金伞店卖出的伞,能挡住哥谭的雨??这是什么理论?工厂生产出来的伞比那些手工伞差在哪里了?不都是只要挡住身体就行了吗?"
  
  席勒和蝙蝠侠却听到了一丝不同的意味,他们对视一眼,蝙蝠侠问∶"你是说,哥谭的雨有问题,而只有维金伞店卖出的伞,才能真正的挡住那些雨?"
  
  科波特点了点头说∶"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,维金伞店的伞,不是谁都可以买得到的,有些人能买得到,而有些人则不能。"
  
  "这就意味着,有人想让一部分人挡得住雨,想让另一部分人淋雨。"
  
  "可这有什么意义?"戈登始终没明白,他们谈论的这些问题和他的三观完全不符,更像是什么神秘暗号。
  
  席勒用手指抵住下巴问∶"那你父亲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他买了伞,却还是淋了雨?"
  
  "我不知道。"科波特非常干脆地回答道∶"我只知道,该收到伞的那天,他并没有拿到伞,但却有件事让他不得不出门,他心里清楚,这可能会有危险,但他还是不得不去。"
  
  "那是什么事?"
  
  "老教父的长子死了,我的父亲要去参加葬礼。"
  
  "你觉得你父亲的死,是因为他没有伞,去真正的挡住那些雨?"
  
  "没错,所以我才说,这把伞本来就该是我的,我父亲付了钱,但他却没有收到货,还为此付出了生命。"
  
  席勒皱起眉,他又和蝙蝠侠对视了一眼,显然,他们两人都想到了同一个东西。
  
  "所以,你杀伞匠,就是为了替你父亲复仇?"戈登问科波特。
  
  还没等科波特回答,蝙蝠侠就说∶"不,他不是,他不是为了复仇。'
  
  戈登回头看向蝙蝠侠,还没等他问出口,席勒就用手上的伞戳了戳戈登,说∶"别问了,你只需要知道,他在复仇这方面是绝对的专家,就行了。"
  
  然后他又转向科波特说∶"你的确不是拥有复仇特质的人格,在你看来,能带给自身切实利益的东西才更关键。"
  
  科波特从鼻子里出了口气说∶"没错,我不是为了我的父亲,而是为了我的母亲。"
  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