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藏珠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269章 老余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前世,徐吟随同姐姐进京的时候,当时的东江王妃魏四恨她们入骨,勾搭上逸王意图陷她们于死地。
  
  徐思为了保住姐妹俩的性命,不得不想法子进宫,以至于担了祸国妖妃的骂名。
  
  当时帮着徐思进宫邀宠的,便是一个太监。
  
  他姓余,原本也是书香门第出身,家中颇有钱财,中举后捐了个官,在太常寺做些抄写的杂活。
  
  这样的小官在京城多如牛毛,不值一提。虽然称不上大富大贵,但在乱世之中也有一方安稳之地。
  
  可惜,后来他做错了一件事。
  
  太常寺掌礼仪祭祀,便有许多祭器礼具需要登记造册,这位余录事是个老实人,有错漏之处便都挑捡出来。
  
  这一挑捡可不得了,许多册上的器具竟然都不见了踪影。他照实禀报上去,上司全无反应。他担忧出事,又报了好几次。
  
  然后他就遭了殃。祭天的当口,上头指称他偷取祭器,又做假账。皇帝震怒,将他打入了天牢,一家子连坐,上至老母下至幼儿尽数折在了里头。
  
  这时,他终于明白过来,自己挡了别人发财的道。
  
  为了给一家子报仇,他忍痛受了宫刑,苟活下来进了宫。从低等仆役做起,一步步往上爬。
  
  他要成为手握权势的大太监,正缺帮手,徐家姐妹找上门来,一拍即合。
  
  后来徐思上位,替他报了仇。感念这份恩情,他一直留在她们姐妹身边,最后跟随徐吟逃亡至凉关。
  
  ……
  
  收回记忆,徐吟看着眼前还落魄的太监,叹了口气。
  
  老余。怪不得她来了京城一直找不到他,原来他并不姓余,而是姓于。
  
  他一直念叨着自己有辱先人,大概就是因为这样,才改了姓氏吧?
  
  眼前的老余带着谦卑的笑容,对着徐吟躬身:“奴婢身上臭,小姐稍等片刻,这就给您让道。”
  
  说着,他便要后退离开。
  
  “等等!”徐吟叫住他。
  
  她眼角瞥到有人经过,脸上挂起高傲的表情,就像那些骄横的千金小姐一样。
  
  “你知道臭到人了,走了就算了?”
  
  老余腰更低了,笑容也更卑微,抬手便给自己扇了一掌:“奴婢错了,这就自己掌嘴。”
  
  看着他毫不犹豫地扇自己的脸,这熟练的反应让徐吟心里五味杂陈。
  
  原来遇到她们之前,老余是这么熬过来的,怪不得他总说逃亡不算苦。
  
  她压下心里的不忍,喝道:“停下!你这是什么意思?叫人看见还以为本小姐蛮横不讲理呢!你这是受谁的指使,是不是故意来败坏我名声的?”
  
  小满十分配合,神气活现地道:“知道我们家小姐是谁吗?我们小姐是永嘉县君!”
  
  老余愣了一下,连忙跪了下来,也不管这是一条石子路。
  
  原来是永嘉县君啊,听说她也是太子选妃的人选之一,重阳节那天余小姐还借题发挥泼了她一身,怪不得她会多想。
  
  凭他的身份,这些贵人之间的恩怨绝对不能掺和,不然死了都没人可怜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