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赤心巡天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二十五章 恐难戒言
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  
  “去年除夕的时候,公孙虞来找我……”杨敬慢慢说道:“那个时候,他的舌头就已经断掉了。”
  
  道历三九一八年的除夕,正是庄雍国战之期……
  
  一路奋尽全力、毫不停歇地走过来,今日才恍然惊觉,原来这一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。
  
  姜望当然不能够忘记那个雨夜,永远不能。但很显然,同样是在那个除夕,改变公孙虞一生的故事,也已经发生。
  
  在道历三九一八年的除夕,长生宫发生了什么?
  
  “怎么断掉的?”姜望问。
  
  “我当时也是这么问他的……”
  
  杨敬看着石桌桌面的纹理,陷入回忆:“那天晚上在下雪,很大的雪。我喝多了,独自回房,他就在我的院子里等我。我很开心,有什么比好友雪夜来见你更让人开心呢?我问他要不要喝酒,我说我猎了很肥的鹿,我说前几天城里来了个沽名钓誉的家伙,牙尖嘴利,正好你来骂他个狗血淋头……他却只张开嘴,让我看他的断舌。”
  
  “怎么回事?我问他怎么回事。他什么反应也没有。”
  
  “我很着急,很生气。我说我要杀人,我一定要杀几个人才行。我的心里像火在烧!”
  
  “院子里铺满了雪,他蹲下来,在雪地上写了一行字——我一生敏于口舌,恐难戒言,故断舌以明志,此生不复言。”
  
  “那行字很快就被雪盖住了,而他就真的再也没有跟我交流过。”
  
  杨敬略带哀伤地说道:“我问过他很多次,他每次只是看着我。我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,我想他不愿让我知道。”
  
  也就是说……公孙虞的舌头是他自己割掉的,而原因,是为“戒言”。
  
  他为什么要戒言?
  
  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他不应该知道的事情,而这也是他离开长生宫的理由?会不会跟雷贵妃遇刺案的真相有关?
  
  “他后来跟长生宫有过联系吗?”姜望问。
  
  “据我所知,没有。”杨敬道:“他没有离开过庄园一步。”
  
  姜望认真说道:“我想,公孙虞什么都没有跟你说。或许正是为了保护你。”
  
  “也许吧。但是保护他,才是我作为朋友最想做到的。”杨敬说到这里,便起身道:“既然你什么都不方便跟我说,那便就此别过。”
  
  姜望下意识地问道:“你要去哪里?”
  
  “我知道的我已经全部告诉你了。”杨敬看了看他:“接下来我要用自己的方式去找答案。”
  
  你会死的。
  
  姜望心中几乎是第一时间浮现这个念头。
  
  他非常认真地说道:“办案的事情,自然有我们青牌来做。你掌握的信息和我们掌握的信息,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,贸然加入于事无补。不如你先回碧梧郡等消息,有结果了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。”
  
  雷贵妃遇刺案的真凶,就算不归属于当今皇后,也是必然跟当今皇后差不多层次的势力。
  
  那杀死公孙虞的凶手,杨敬追踪不到踪迹还好,若真的寻到了……下场只怕会很难看。
  
  别的不说,仅凭杨敬对朋友的义气,姜望就不愿眼睁睁看着他去送死。
  
  “看来我猜得没错。凶手所属的势力很强大,我杨家惹不起。”杨敬扯了扯嘴角,似讥似嘲:“也是,不然怎么敢这么随便地杀我的朋友?”
  
  “请你相信我。”姜望毕竟不能多说,只能强调道:“我不会放弃这个案子,而且我已经触摸到真相了。”
  
  “我知道你很有信用。但是抱歉,我没办法把我朋友的死,全部寄托在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身上。”
  
  杨敬转身离去,没有半点犹豫。
  
  来得突然,走得果断。
  
  这是一个聪明且清醒的人。
  
  他孤身来临淄,或许早就做好了准备。
  
  寒风垂落的院中,又一次只剩下姜望一人。
  
  他独坐石椅,默默思考着案情。
  
  这件案子不能再拖延下去了。
  
  可关键的证据在哪里?
  
  林有邪那边会有收获吗?
  
  姜无弃、冯顾、公孙虞……相继死去了。
  
  杨敬若是撞上那幕后的势力,也十足凶险。
  
  接下来是谁?林有邪就绝对安全吗?
  
  甚至于自己呢?
  
  十七年前的那起要案,像一个无限深邃的漆黑漩涡,在不断地扩大,且试图卷入越来越多的人……
  
  从各方面来说,都需要尽快产生一个结果了。
  
  要么撕开遮蔽它的幕布,让阳光照进去,照亮其间每一个角落。
  
  要么,将它彻底填埋,此后永不再提及。
  
  很显然,公孙虞选择了后者。
  
  不对……
  
  念及公孙虞的此刻,姜望隐隐感觉自己似乎触摸了什么。
  
  他一直以来,好像忽略了一件极重要的事情。
  
  是什么呢?
  
  姜望拧着眉头,站起来在院中来回踱步。
  
  到底忽略了什么?
  
  寒风吹得聒噪,他索性走进了房间里,把房门带上。隔绝了所有的声音,让自己可以安静思考。
  
  忽略了什么?
  
  他独自在卧房里走来走去,忽然顿步,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一幅字——
  
  那是他专门请匠师裱下来的、姜无弃生前所写的最后一幅字。
  
  “天不弃大齐,生我姜无弃!”
  
  姜望脑海中灵光炸开。
  
  是了……姜无弃!
  
  他想明白他一直忽略的问题是什么了!
  
  既然冯顾用死亡来掀起对当年那起大案的调查,并且明确留下线索,指向大齐皇后。
  
  而且现在看来,公孙虞显然也知道一些什么。
  
  也就是说,对于当年雷贵妃遇刺案的真相,冯顾和公孙虞都掌握了一部分消息。
  
  那么作为长生宫主的姜无弃,会全不知情吗?
  
  那样绝顶的人物,有可能被属下完全蒙在鼓里吗?
  
  这不合理!
  
  可姜无弃既然也知道真相,他为何自己不处理这件事?
  
  以他的智慧、身份、影响力,怎么做都比冯顾来得有用。
  
  但他至死都没有提及。
  
  为什么?!
  
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